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00 > 财经 >> 正文

为什么海南很难产生伟大的企业?

2017-03-21 04:05:49

海南企业偏安一隅一般没有什么人关注,近期两件事让人们聚焦海南企业。一个是椰树集团的拳头产品椰树椰汁任性的包装引发年轻人在网上集体吐槽、恶搞。另一件没有引起大范围的关注,但波及到很多药品经销行业的老板,那就是海南药品连锁巨头广安堂“易帜”(4亿元被“一心堂”收购全部股权)。

回想起来,海南走出去很多大企业家,但海南本土一直诞生不出伟大的企业。海航是个意外,也是个怪咖。虽然海航已经狂奔在冲击世界五十强的道路上,海航的全球化投资并购大胆、激进、诡异却屡建奇功、令人咋舌,但这并不能掩盖海航内部机制作风越来越官僚,决策机制冗长仍阻挡不了各种利益关联的贪腐;外部供应链拖欠严重,口碑极差,店大压客压得人喘不过气。那天偶然看到朋友圈发的一张海航领导视察新开张的日月广场shopping mall的图片,前呼后拥,除随行人员外,领导前后左右四个方位各有数名黑西装黑领带的精壮保镖。这样的排场令人感到失望。领导喜欢这样的画风,才会有这样的逢迎。我头脑里的画面是年逾七十的任正非独自坐地铁、独自在机场排队等的士的景象。华为在世界五百强的排名比不上海航吗?华为的接待水平是世界一流的,但只用在客户身上,谁动用这些资源、浪费这些时间去接待任正非都会被他视作渎职。反观海航呢?上梁那啥,下梁呵呵……不多说海航了,本文不是要说海航。不管怎么说,海航是海南企业中最有可能成就“伟大”的那一个,或者最接近的那一个。希望它能越走越好越飞越高。

为什么海南很难产生伟大的企业?

说说椰树。1996年的一天(那时我在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的机关报《中国企业报》任《企业家周刊》主编),当时海南省企业管理协会的秘书长(当时是省经贸委的企业管理处的处长兼任的)赵处长来到我的办公室,拿出一大堆材料,要求我关注一下海口罐头厂厂长王光兴的“58岁现象”。当时褚时健已经被曝贪污问题,还有几个相继“落马”国企掌门人都是在58岁、59岁到了临退之前为自己“铺垫后路”出了问题。王光兴当时也正是这种阶段,一手创立的椰树眼看就要和自己没关系了。我在《企业家周刊》头版做了题为“58岁现象”的整版重头报道,引发了企业界和经济学界的大讨论,持续发酵。同时报道也引起了时任中企协会长袁宝华同志的关注,袁老做了重要批示,并转到海南省有关部门,引起海南领导的重视。海南省当时算是思想比较解放的“特区”,其间也经历了不少波折,终于在2006年完成了海口罐头厂的改制,才有今天的椰树集团。十多年之后的2011年左右我定居海南后才在一个企业家的年会见到王光兴,他显然不知道我是谁,我也懒得提起当年事。前有褚时健,后有李经纬,王光兴算是那一代企业家中少有的“命好”并且今天仍然屹立的人,几乎可以说是硕果仅存。这是前尘往事,都已成云烟。今天的年轻人,或者普通的消费者不care。人们看到的是丑陋的包装设计和恶趣味的广告。与海南饮料第一品牌极不相符。本来椰树椰汁是最有可能成为王老吉和加多宝那样的单品爆款,但椰树的市场推广、品牌包装等方面实在是不敢恭维。椰树的火山岩矿泉水品质也是一流的,堪比法国依云,但没有做出我们期望的高度,甚至不如一些水质一般的品牌。这种结果不仅仅是审美问题,也不单单是市场策略广告营销的问题,是企业家的格局问题。王光兴同志老矣。另一个对标的企业家宗庆后最近也因哇哈哈品牌十几年没有长进而受诟病。那一代已经老了。相反,今日集团及乐百氏的创始人何伯权虽然不亲自执掌乐百氏,但他长袖善舞,成功套现并转型投资,投出了爱康国宾等多家上市公司和独角兽企业,成为中国真正的“隐形首富”。其境界已远非椰树能及了。如果不能顺利交棒,不能引入合格的职业经理人,不能再上个台阶,椰树离“伟大”只会越来越远。

为什么海南很难产生伟大的企业?

广安堂离伟大本来也尚远,拿它说事是代表了海南这一类企业,做到几亿这个量级就很难长大,非常具有代表性和普遍性。广安堂前几年高歌猛进,合纵连横并购多家同行连锁药店,组建了集团,锁定了海南第一的位置。但前年突然被爆出,转手上市公司一心堂,一系列拖欠供应商货款事件被爆出。今年广安堂门店全部易帜,改成一心堂。想必收购款已经到账。然而,世间再无广安堂,海南失去了一个本土企业。据知情人讲,拖欠货款和急于出手都是因为有人挪用资金去澳门,所以,呵呵呵。真假未经证实,但即使没赌,也有其他问题,否则不会在快速扩张时突然卖掉。海南企业界近几年去澳门玩耍的倾家荡产的不在少数。好赌也是很多海南企业做不大的原因之一,这挺悲哀也挺无奈的。

为什么海南很难产生伟大的企业?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这样的企业家为数不少。前面还有王德、沈桂林,不细说了,海南人都知道。

还有几个人值得一提,都是曾经上过胡润早期的富豪榜而且排名相当靠前的,一个是冼笃信,一个是张兴民。一九九几年我还在做企业家报道时,有一次开全国工商联会议,在京西宾馆,我见过冼总,那时他好年轻,就已经荣登富豪榜前几名,让我好生羡慕。后来定居海南与冼总多有交集。也常听身边的很多朋友说起当年腾龙集团的辉煌,恍如隔世。今天冼总仍然在重整旗鼓,但想再现昨日辉煌已经错过了太多。张兴民我是电话采访过,是我们老乡,也挺传奇的一个人。当年可是位列富豪榜第四名,与刘永好比肩的。后来听说很折腾,也曾跑路,再回到海南时也不是当年风头了,如今只剩下南湾猴岛,也还算是个不小的老板吧,但跟刘永好这些人相比已经云泥之别。还有譬如南庄这些曾经如雷贯耳的品牌,也都风光不在了;椰风,还记得吗,当年也是不亚于椰树的品牌,椰风挡不住,随风而逝了……这些老板们都是在巅峰期没有把握住最好的机遇上台阶,可能是眼界问题,可能是学识问题,可能是心胸问题。在顺风的时候没有提前预判下一个拐点,逆风的时候就经不起考验了。

海南是个诞生传奇的地方,除了万通几君子,低调的钟睒睒及其养生堂(年轻人要说农夫山泉才知道)也是在这里起家。这里也盛产“枭雄”。曾经走出了成诚文化的刘波(许晴的老公,季羡林的关门弟子,逃亡国外至今无下落),南洋教育的任静玺(移民澳洲),这些是我接触过的,还有很多,太多了……但本土的或者一直留在海南发展的企业家却没有多少有大成的。譬如地产是海南的大产业,也号称地产界的黄埔军校,但本土地产商没有在全国排得上号的,也没有把楼盘做到岛外的。像万达、恒大、富力、雅居乐、碧桂园、星河湾这样的全国性品牌和千亿级的海南地产商一个都没有。药业也是海南的一个好产业,好在出了个海虹控股,后劲还是有的。康芝药业、双成药业也都运行良好,离大还有距离,离伟大还有很大距离。互联网产业仍然还有机会,这个行业有太多不确定性,曾经有天涯社区无限接近通往“伟大”的那条路了。海南首富海虹控股实际控制人在富豪榜上才三百多位,海南第二名都排名一千开外了。海南需要整体追赶,需要扶持一两个真正的巨头。

海南慢,什么都慢。思想更新也慢,加之偏安一隅,往往小富即安。有种世外桃源“不知有魏晋”的感觉。对外界的变化不敏感,活在自得其乐的状态中,不知道危险就在眼前。经常听到一些企业家说“不要把自己搞那么辛苦嘞”。在海南提创业似乎是不合时宜的。做企业就是赚点钱,求安逸,提伟大太扯了。海南人会给你一个善意的微笑,心里一阵呵呵。可是李嘉诚七十几岁还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王永庆九十岁时还在飞往全球各地谈生意,相比之下海南太过安逸了。安逸是很难成就伟大的。在海南大家喜欢讲富翁和渔夫关于晒太阳那个富有禅机的小故事,大多数是岛民聊以自慰的,好像努力没有必要,但其实真相是富翁晒的太阳与渔民晒的太阳真有本质的不同,心态也完全不一样。富翁的时间如此宝贵,他能停下来晒太阳那绝对是一种幸福感,而渔民只能是舒服而已,舒服过后到肚子饿的时候就窘迫了,窘是常态,舒服是暂时的,而富翁没有衣食之忧。所以,拿渔夫之悠闲去嘲笑奋斗者的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业精于勤荒于嬉毁于随……嬉、随、惰、逸,这些都可能是海南很难诞生伟大企业的原因吧。都说赤道附近没有伟大的国家。也是因为生存条件没有那么艰苦,压力不大,动力不足。

究竟什么是伟大的企业?怎样才算伟大?没有标准答案。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我个人认为,很多人都愿意发自内心去尊重的企业就是伟大的。

未来,海南企业的转型升级是最主要的课题。这一波的互联网浪潮、消费升级、智能革命这些都是不可逆的,再安逸下去只能被无情地碾压,远远地抛在后面。互联网的转型、融合,消费升级带来的产业升级、模式升级、产品升级这些还有大把机会……关键在于思想的转型升级。结合互联网能力的传统企业进化,还有一段路要走。在这种进化中,会有一些企业成功蜕变,迈向伟大。

究竟怎么做?这样就一定能伟大吗?我不知道。我只能说:stay foolish stay hungry!

欢迎这方面的探讨交流,或许我们的互联网价值观和传统企业进化论能对你有些帮助。

也欢迎拍砖,反正我也不会虚心接受。

为什么海南很难产生伟大的企业?

作者:陈笑

陈笑,人称“笑哥”

爱哪哪网络科技集团董事长

黑马会海口分会会长

互联网观察家

“传统企业互联网进化论”创导者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笑哥笑谈】